Home比特币技术解析一文看正在“落地生花”的首...

一文看正在“落地生花”的首席数据官制度,未来数字政府治理新范式?

相关文章

近日深圳发布了《深圳市推行首席数据官制度试点实施方案》,将在市本级政府,福田等4个区政府,市公安局等8个市直单位试点设立首席数据官,提高数据治理和数据运营能力,助力深圳智慧城市和数字政府建设。

一向“改为先”的深圳并没有在第一时间落地“首席数据官制度”的实施方案。过去两个月,同属于广东省的广州、珠海、茂名、河源、佛山等已经相继启动。

期间,6月江苏省工信厅发布关于在全省推行企业首席数据官制度的通知。通知要求,各地大数据管理部门负责组织、引导和指导本辖区内的企业开展CDO制度建设,因地制宜,出台本地支持政策。

这项由广东省人民政府提出全国首创、已在省内10个地级以上市,以及省公安厅、地方金融监管局等6个部门,试点的创新数据共享开放和开发模式的新治理结构,正如火如荼席卷全国。政务数据开放是眼下新时代数据要素资源配置方式改革中重要环节,对于创造数据红利盘活数字经济效用远大。然而政府的数字治理结构的升级如何去匹配业务、技术、平台与模式的创新成为各地方政府、数据资源局与行业数据源头监管部门积极探索的创新点,也是政企互动开发数据商业场景落地的重要保证。本文试图梳理“首席数据官”的缘起、价值点与未来可能产生的重大影响,以飨读者。

什么是首席数据官制度?

域外首先提出首席数据官概念,美国M&T 银行于1991年任命了世界上第一位首席数据官(Chief Data Officer,CDO)。最初的首席数据官往往是企业架构中承担数据分析与管理职责的高管,此后随着互联网技术、人工智能、云计算甚至区块链的出现,企业首席数据官的职责不断得到拓展。

伴随着过去30年的发展,CDO的功能已经从企业内部管理制度延伸到政府政务数据管理领域。中国(深圳)综合开发研究院博士后工作站李恩汉曾表示,政府的首席数据官与企业是有区别的。

(1)与企业的首席数据官相比,市场考虑数据利用的利益、效率,而政府还要首先考虑责任,在开放环节最主要的应该是安全问题,但前提也是要解决“数据孤岛”的问题。

(2)政府首席数据官的角色旨在促进数据共享和透明度,提高数据驱动的决策,同时保护数据机密性和隐私。政府数据的充分利用可以增强组织绩效和成功,因此数据管理者在实现这一战略资产价值最大化方面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

首席数据官在推动政府数字化转型方面的价值有哪些?

首席数据官不止定义了将原始数据转化为市场价值的策略,同时也推动战略上的数据转型,以响应政府数字,移动支付,区块链等领域的快速创新。因此,笔者认为首席数据官在推动政府数字化转型方面的价值有以下几点:

(1)制定政府数据战略、规划。首席数据官应在充分理解市场竞争环境、信息、数据及安全技术发展趋势的情况下。运用数据开放共享、数据分析应用对政府数字化转型开展决策支持和业务创新。

(2)确定数据保护和隐私。随着《数据安全法》出台,保障数据安全,促进数据开发利用成了政府数字化转型中重要目标之一。因此,首席数据官必须与IT安全团队合作以控制关键数据资产,聚焦数据全生命周期安全。推动政府制定绿色数字经济发展计划,从而促进信息价值扩大化,实现更高层次数据价值。

(3)通过整合内外部数据提升数据质量。对于首席数据官来说,新常态是构建新数字能力的最佳时机。从开发全方位客户视图和现代化数据架构到迁移到云平台,首席数据官可以采取必要的数字化举措,在应对当前危机的同时为数字化转型未来发展做好准备。

首席数据官已在哪些地方落地开花?

今年5月,广东省印发《广东省首席数据官制度试点工作方案》,选取省公安厅、省人社厅、省自然资源厅等6个省直部门以及广州、深圳、珠海、佛山等十个地市开展试点工作,推动建立首席数据官制度。

随后,广州、深圳、佛山等地陆续发布首席数据官制度试点实施方案。根据《广州市推行首席数据官制度试点实施方案》,广州将通过建设首席数据官制度,加强对数据资源全生命周期管理的整体规划和统筹协调,完善数据资源管理规章制度,建立部门职能数据清单;推进数据资源全生命周期协同管理。到2022年,将组建覆盖市区两级、市各有关部门的首席数据官工作队伍,健全首席数据官管理体系,构建权责清晰的公共数据资源开发利用制度和安全管理机制,推动公共数据资源开发利用规范化、制度化。

《佛山市首席数据官制度试点工作实施方案》要求,2021年底前,在各区和市重点涉及数字化管理部门试点建立首席数据官制度,明确职责范围,健全评价机制,创新数据共享开放和开发利用模式,提高数据治理和数据运营能力。2022年6月底前,全面总结推行实施首席数据官制度工作,形成可复制、可推广的经验做法。

6月江苏省工信厅发布关于在全省推行企业首席数据官制度的通知。通知要求,行业协会、联盟负责本行业、本联盟内的企业CDO制度建设的推进工作,编写案例和最佳实践,开展人才培训,为企业CDO提供人才储备。支持从数据开放共享、数据安全保障、数据价值挖掘三方面优化数据管理与服务。

同月,《杭州高新区(滨江)首席数据官制度》正式发布。高新区(滨江)将进一步搭建全区首席数据官架构体系,推动公共数据安全、开放、共享。并且该地区还举行了首席数据官授牌仪式,确定了58个部门的首席数据官及联络名单。

《绍兴市首席数据官制度》鼓励全市各级党政机关、法院、检察院、民主党派、工商联、人民团体、国有企业及其他单位(部门)设立首席数据官。并计划于8月底前,完成全市首席数据官的首轮培训。

首席数据官未来面临哪几个挑战

数字产业创新研究中心向经济观察报记者提供的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荣休教授、数字产业创新研究中心主席董小英在关于《首席数据官制度建设——概念、职责与能力初探》文章中提及,广东首创首席数据官制度的政策已经出台,下一步政府层面要去培养这样的专业人才。

但未来首席数据官却面临着许多挑战:

(1)高数据质量战略定位。政府CDO制度建立的核心目标在于提升政务工作的分析业务化,即在政府活动的每个阶段战略性、系统性地采用数据驱动型技术,如人工智能/机器学习和高级分析等。这就要求CDO具备更高的数据战略定位,更加充分理解和运用数据价值。

(2)人才建设困难。目前许多地方政府数据人才储备极度匮乏,对首席数据官工作职能和运作机制不够熟稔,配套团队建设缺位和执行力不足,政务数据共享权责界定和协调困难等方面亟待解决的问题也摆在决策者面前。

(3)责任与安全需明确。数据价值随着技术进步而不断提升,逐渐呈现“万物皆数据”的趋势。政府CDO作为统筹政务数据管理,应协调好内外部数据,在保证数据有效管理的前提下,合理保护数据隐私安全。因此,如何界定首席数据官职责与数据安全二者之间的关系,是政府亟需解决的问题。

Comments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

13 − 9 =

spot_img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