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比特币技术解析拜登提名鲍威尔连任,美联储...

拜登提名鲍威尔连任,美联储下一步是保就业还是抑通胀?

相关文章

华尔街日报发表分析,认为鲍威尔被拜登提名连任美联储主席,一定程度上是因为他的鸽派做风。但由于目前美国通胀居高不下,劳动力短缺,保就业还是抑通胀将成为他第二届任期中的两难选择。

杰罗姆·鲍威尔在其第一个任期内,可以说成为美联储现代史上最鸽派的主席。在通胀似乎已消失的时代,他把充分就业放在首位。在他的第二个任期内,他可能不得不采取相反的做法:冒着牺牲就业机会的风险,优先考虑抑制通货膨胀。

对鲍威尔和拜登来说,这种转折可能都是痛苦的。拜登之所以重新提名鲍威尔连任美联储主席,一定程度上是因为他的鸽派做风,也反映出仅仅在过去一年里,经济状况发生了重大调整。

美国目前6.2%的通胀率是31年来的最高水平,就业岗位虽然比疫情前的峰值低420万人,但劳动力短缺现象普遍存在,工资增长正在加速。所有这些都威胁着美联储2%的通胀目标。

目前,鲍威尔和他的同事们希望并预计,随着与疫情相关的障碍消退,通胀将会下降。但随着风险正在增加,支持鲍威尔转向鸽派的假设已经过时。如果是这样,利率可能需要大幅上升,但这种做法可能导致经济衰退,拜登的政治命运可能受到威胁。

人称杰伊(Jay)的鲍威尔并不是货币革命者的最佳人选。他曾担任私募股权公司高管,在老布什政府担任财政部官员,2012年被时任总统奥巴马任命为美联储理事。奥巴马需要一位温和的共和党人来保持党派平衡。当时他的第一反应是鹰派的,对美联储购买债券以压低长期利率的做法表示不满。

但鲍威尔也很开明。在谈话中,他称自己为“狐狸”而不是“刺猬”,这是对哲学家以赛亚·伯林这种分类的一种认可。“刺猬”遵循一个重要的原则,“狐狸”则利用互不相关且不断变化的信息。

注:当代英国哲学家以赛亚·伯林在1953年出版的《刺猬与狐狸》中提出了上述分类。狐狸追逐多个目标,其思维是零散、离心式的;而刺猬目标单一、固执,其思维坚守一个单向、普遍的原则,以此规范一切言行。

到2018年,时任美国总统的特朗普任命鲍威尔为美联储主席时,他已经摆脱了自己的鹰派本能。他在那年的一次演讲中说,央行模型依赖于一些不精确或不可观察的经济概念,比如假设存在一个自然失业率,低于这个失业率,通胀就会加速;或者存在一个中性利率,能完美地平衡了失业率和通胀。

事实证明了他的观点:失业率稳步下降,达到了50年来的最低点3.5%,但没有迹象表明工资和物价出现了令人不安的通货膨胀。事实上,当时通胀持续低于美联储2%的目标,促使鲍威尔在2019年逆转了利率的温和上升。

去年的疫情加剧了这种鸽派倾向,失业率飙升至近15%的大萧条后纪录,通胀率暴跌至0.2%。美联储将利率降至接近零的水平,重新开始购买债券,并向企业和市场参与者发放大量贷款,以避免金融危机。

去年夏天,鲍威尔和他的同事彻底修改了美联储的货币框架。美联储现在的目标不仅仅是将通胀恢复到2%,而是略高于目标水平,这样随着时间的推移,平均通胀将达到2%。

鲍威尔在一次演讲中说,美联储将不再把任何失业率水平视为过低,这反映了一种新发现的“对强劲劳动力市场有好处的认知,尤其是对低收入和中等收入社区的许多人来说”。

美联储还承诺将利率维持在接近于零的水平,直到通胀率升至2%以上,劳动力市场恢复到最大就业水平。

许多进步人士曾敦促拜登用一个更符合他们目标的民主党人取代共和党人鲍威尔。特朗普在任时的做法是用鲍威尔取代民主党经济学家珍妮特·耶伦,担任美联储主席。耶伦现在是拜登的财政部长。但也有人说,鲍威尔对充分就业的承诺更重要。

SGH Macro Advisors的美国首席经济学家蒂姆·杜伊说:“作为一个68岁的白人共和党人,杰伊的做法是他所能表现出的最鸽派的态度”。

特朗普用鲍威尔取代耶伦,担任美联储主席。Dan Scavino, Public domain, via Wikimedia Commons

但今天的经济状况,看起来不像当初推动美联储鸽派改革的经济状况。由于担心需求会像2007-09年金融危机之后那样长期疲软,鲍威尔支持国会通过5.9万亿美元的救助和刺激计划。

然而受经济刺激、低利率、企业重开和疫苗接种的推动,现在的需求火热。与此同时,由于关键零部件短缺,以及数百万工人因退休、疫情和其他因素而退出劳动力市场,供应受到了制约。其结果是,通货膨胀率从低于美联储2%的目标上升到远远超过这一目标。

鲍威尔认为,从上一次经济复苏的情况来看,就业市场紧缩带来的通胀后果被夸大了。然而,目前失业率为4.6%,仍远高于疫情前的低点,强劲的需求和劳动力短缺推动第三季度工资年增长率达到6%左右。高盛经济学家说,如果这种工资增长持续下去,那么通胀率回落至接近2%的水平是不可能实现的。(他们认为这种情况不会持续下去。)

美联储从之前的经济复苏中得出结论:“先发制人”的紧缩政策,即在通货膨胀加速之前提高利率,不必要地抑制了就业增长。因此,尽管经济蓬勃发展,通胀率远高于2%,但央行仍将利率维持在接近于零的水平,并在扣除通胀因素后逐渐为负。

奥巴马的经济顾问委员会主席杰森·弗曼在11月18日的一份分析报告中说:“虽然美联储在过去加息过快、幅度过大,但目前这种做法可能会导致相反的错误。”

随着供应链正常化和能源价格停止上涨,明年通胀应该会缓解;最大的问题是它的水平是多少。

美联储官员和多数民间经济学家认为,通胀率将稳定在2%至2.5%之间,这将抵消多年来低于2%的通胀率。市场则不那么乐观:通胀指数债券预计,消费者价格通胀将达到3%,这一水平至少持续到2023年,之后几年将降至2%至2.5%之间。(如果使用美联储偏爱的个人消费支出物价指数,这些数字会略低一些。)

如果通胀率保持在3%或更高水平,鲍威尔将不得不像狐狸一样修正自己的假设,并考虑大幅提高利率来给经济降温。

但这种策略有多重风险。这可能会破坏一直以来由极低利率支撑的股票和房地产价值。随着巨额联邦债务利息的增加,预算赤字可能会飙升。大幅提高利率还可能推高失业率,从历史上看,失业率高企总是以经济衰退告终。

Comments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

12 − 9 =

spot_img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