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比特币技术解析第一波探索元宇宙的勇士已在...

第一波探索元宇宙的勇士已在路上:社恐和御宅族

相关文章

Image by Gerd Altmann from Pixabay

Leo Lewis在金融时报发表文章,日本在25年前提出了“家里蹲”(御宅族)这个概念,但这并不是日本独有的现象,很多国家都有这样待在家里、恐惧社交的年轻人,在这样的大背景下,我们迎来了元宇宙时代。当元宇宙逐渐被人们接受,甚至成为现实生活经济环保的替代方案,到那时,家里蹲还会像现在这样被当做是一种病态吗?他们会不会反而成为勇敢的第一批数字开拓者呢?

自从近25年前日本的一位精神病学家首次提出“家里蹲”(hikikomori)的概念以来,它已经囊括了一系列关于社会、技术和年轻人的恐惧。

在早期阶段,“家里蹲”们连续数月甚至数年躲在卧室里的现象,被认为是日本特有的问题,有理论认为,这与国家的社会和经济困境有关。2006年的一本书《隔绝阳光》(Shutting Out the Sun)认为这是在20世纪80年代泡沫经济之后产生的病态的“迷失”一代。

2015年和2018年,内阁办公室的一项综合研究表明,日本可能有超过100万15至64岁的人生活在广义的“家里蹲”状态中,2019年,多年前创造这一术语的精神病学家警告说,实际数字可能要高得多。

然而,这个问题的原因和症状都不是日本独有的。随着这一概念在学术、医学和社会经济方面的深入探究,人们发现它在许多国家,特别是亚洲国家大量存在。在韩国、新加坡、中国大陆、香港和其他地方,它被赋予了不同的名称、根本原因、风险因素和治疗手段。

这些人(大部分是男性)无论怎么看都不能算是积极的生活者,所有国家对他们的担忧是一致的。还有一种观点认为,与我们其他人生活的真实世界相比,许多家里蹲依赖的虚拟世界从根本上来说是邪恶的。中国人会将家里蹲称为“不务正业的年轻人”,这既体现了对他们退缩的蔑视,也体现了对他们这种状态的不安。

当然,笼罩在所有这一切之上的是这样一种想法,即技术已经极大地帮助和怂恿了这种对外界社会的排斥,特别是,网上和电子商务所创造的日益诱人且无所不在的世界。

Photo by Maxim Hopman on Unsplash

2017年的一个区域研讨会和随后的论文得出结论,随着互联网使用的增加,网络游戏和随之而来的某些成瘾性现象的上升,可能是社交退缩率上升的重要原因。

《隔绝阳光》一书的作者补充说:“提供资源和服务送货到门的在线食品配送和购物平台可能会进一步促使(家里蹲们)脱离社会。”隐约有将优食(Uber Eats)加入长长的社会威胁名单的意思。

到目前为止,形势很糟糕,然而,在这种悲观的大环境下,元宇宙的时代已经到来。马克·扎克伯格宣称,只要技术允许,我们都将在这个新的虚拟世界中获得难以想象的乐趣和成就感。对于元宇宙可能的发展方向,有近乎无限的猜测,有些是明智的,有些是哗众取宠的。

随便举一个例子:当一个沉浸式的元宇宙创建完成,要过多久,去滑雪场或海滩的虚拟旅行会被作为低碳的、道德正确的选择来出售或消费?

Photo by stephan sorkin on Unsplash

对一些人来说,危险已经很明显了,在扎克伯格在线发布会的两天内,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就这个问题发表了一份重要的立场性文件。

研究院的文件引用了任天堂的《动物森友会》游戏作为沉浸式虚拟世界的早期例子,在许多方面都预见了元宇宙对地缘政治力量平衡和“新一轮洗牌”的巨大影响,它从扎克伯格对这个问题的早期讨论中,看到了美国利用这些科技巨头作为扩大影响力的渠道的风险。

报告还提到了日本对元宇宙的“强烈的危机感”,虽然没有明确提到家里蹲,但提到了元宇宙诱使年轻人进入“数字毒品”领域的可能性,以及与现实世界中的人失去联系而导致的漫长且不可挽回的时间损失。

无论发生了什么,都让人感觉这是一种隐秘的观念可能发生变化的时刻,如果将个人带到一个被广泛接受的理想地方,拥有一个充满活力的社会,那么从现实社会中退出还算是个问题吗?在未来,家里蹲是否不再被认为是社会和技术失误的悲惨受害者,而更像是草原上勇敢的开拓者,每个人都想在那里很快拥有自己的家园?

Comments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

1 × 4 =

spot_img

热门新闻